首页 > 正文
江西治疗癫痫需要花多少钱,浙江癫痫医院在什么地方,上海中药治疗小儿癫痫有效吗

南京有哪家医院是治癫痫病的,南京治好癫痫大概要多少钱,杭州哪个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快又好,江西专业的羊癫疯医院在哪,江苏癫痫治疗要多少钱,江苏中医癫痫的治疗方法,浙江治癫痫哪家医院治得好,安徽中药能治疗癫痫病吗,江苏治癫痫病花多少钱,南京专治癫痫症的医院有哪些

  原标题:坐轮椅陪妻扫大街十年 感动中国网友

雷通兴坐着轮椅,陪着环卫工妻子薛桂兰清扫路面

  “我算是‘编外’环卫工吧!”雷通兴笑着说,因为他坐在轮椅上,不是很方便,就负责打扫平坦的路面,妻子薛桂兰则负责清扫上面的人行道。据雷通兴介绍,正常情况下,每天凌晨5点半,他就和妻子一起出门,开始第一轮的清扫工作。最近因为有一段路在修,他们出来得稍微迟一点。为减轻妻子的负担,雷通兴特意把帚把加长,“因为帚把越长,清扫的面积就越大。”

  两人清扫的路段全长约1公里,扫完一遍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。“现在她的腿脚行动不方便,第一遍扫完后,就让她回家不用再出来了。”雷通兴说,第一遍扫完后他摇着轮椅和妻子一起回家,之后他再单独开着一辆小型电动四轮车出来,一路巡查一路做保洁。

  

  据雷通兴讲述,1988年冬天,他在帮人修建房屋时被预制板重压,造成脊骨、右小腿骨断裂、股骨坏死。在住院的36天里,薛桂兰每天往返家和医院,徒步走三四个小时的路程,照顾儿女、给丈夫送饭、种庄稼,整个人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。

  “他出事后脾气变暴躁了,还多次要和我离婚,我没不同意。”薛桂兰说,“我们是夫妻,我怎么会放下他不管嘛?”一年多后,雷通兴才勉强能够拄着拐杖下地。2007年,雷通兴申请办理了残疾证,县里免费发放了轮椅,薛桂兰也谋得了一份环卫工的工作。

  看着妻子每天扫地很辛苦,雷通兴十分心疼,便提出来要陪着一起,“我亏欠她太多了,希望能够帮她减轻一点负担。”每天跟着妻子一起扫地,坐在轮椅上的雷通兴也越来越熟练。2年前,薛桂兰因为腰部骨质增生严重,腿脚开始行动不便,雷通兴成了扫地的“主力”。雷通兴不想再让妻子一起扫地,没想到薛桂兰却仍然要跟着出来,“我扫一些,你就少一些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  原标题:坐轮椅陪妻扫大街十年 感动中国网友

雷通兴坐着轮椅,陪着环卫工妻子薛桂兰清扫路面

  “我算是‘编外’环卫工吧!”雷通兴笑着说,因为他坐在轮椅上,不是很方便,就负责打扫平坦的路面,妻子薛桂兰则负责清扫上面的人行道。据雷通兴介绍,正常情况下,每天凌晨5点半,他就和妻子一起出门,开始第一轮的清扫工作。最近因为有一段路在修,他们出来得稍微迟一点。为减轻妻子的负担,雷通兴特意把帚把加长,“因为帚把越长,清扫的面积就越大。”

  两人清扫的路段全长约1公里,扫完一遍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。“现在她的腿脚行动不方便,第一遍扫完后,就让她回家不用再出来了。”雷通兴说,第一遍扫完后他摇着轮椅和妻子一起回家,之后他再单独开着一辆小型电动四轮车出来,一路巡查一路做保洁。

  

  据雷通兴讲述,1988年冬天,他在帮人修建房屋时被预制板重压,造成脊骨、右小腿骨断裂、股骨坏死。在住院的36天里,薛桂兰每天往返家和医院,徒步走三四个小时的路程,照顾儿女、给丈夫送饭、种庄稼,整个人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。

  “他出事后脾气变暴躁了,还多次要和我离婚,我没不同意。”薛桂兰说,“我们是夫妻,我怎么会放下他不管嘛?”一年多后,雷通兴才勉强能够拄着拐杖下地。2007年,雷通兴申请办理了残疾证,县里免费发放了轮椅,薛桂兰也谋得了一份环卫工的工作。

  看着妻子每天扫地很辛苦,雷通兴十分心疼,便提出来要陪着一起,“我亏欠她太多了,希望能够帮她减轻一点负担。”每天跟着妻子一起扫地,坐在轮椅上的雷通兴也越来越熟练。2年前,薛桂兰因为腰部骨质增生严重,腿脚开始行动不便,雷通兴成了扫地的“主力”。雷通兴不想再让妻子一起扫地,没想到薛桂兰却仍然要跟着出来,“我扫一些,你就少一些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  原标题:坐轮椅陪妻扫大街十年 感动中国网友

雷通兴坐着轮椅,陪着环卫工妻子薛桂兰清扫路面

  “我算是‘编外’环卫工吧!”雷通兴笑着说,因为他坐在轮椅上,不是很方便,就负责打扫平坦的路面,妻子薛桂兰则负责清扫上面的人行道。据雷通兴介绍,正常情况下,每天凌晨5点半,他就和妻子一起出门,开始第一轮的清扫工作。最近因为有一段路在修,他们出来得稍微迟一点。为减轻妻子的负担,雷通兴特意把帚把加长,“因为帚把越长,清扫的面积就越大。”

  两人清扫的路段全长约1公里,扫完一遍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。“现在她的腿脚行动不方便,第一遍扫完后,就让她回家不用再出来了。”雷通兴说,第一遍扫完后他摇着轮椅和妻子一起回家,之后他再单独开着一辆小型电动四轮车出来,一路巡查一路做保洁。

  

  据雷通兴讲述,1988年冬天,他在帮人修建房屋时被预制板重压,造成脊骨、右小腿骨断裂、股骨坏死。在住院的36天里,薛桂兰每天往返家和医院,徒步走三四个小时的路程,照顾儿女、给丈夫送饭、种庄稼,整个人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。

  “他出事后脾气变暴躁了,还多次要和我离婚,我没不同意。”薛桂兰说,“我们是夫妻,我怎么会放下他不管嘛?”一年多后,雷通兴才勉强能够拄着拐杖下地。2007年,雷通兴申请办理了残疾证,县里免费发放了轮椅,薛桂兰也谋得了一份环卫工的工作。

  看着妻子每天扫地很辛苦,雷通兴十分心疼,便提出来要陪着一起,“我亏欠她太多了,希望能够帮她减轻一点负担。”每天跟着妻子一起扫地,坐在轮椅上的雷通兴也越来越熟练。2年前,薛桂兰因为腰部骨质增生严重,腿脚开始行动不便,雷通兴成了扫地的“主力”。雷通兴不想再让妻子一起扫地,没想到薛桂兰却仍然要跟着出来,“我扫一些,你就少一些。”

  成都商报记者 顾爱刚 摄影报道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江西可以治癫痫病的医院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